原民米食文化

原住民的米食文化以「小米」為主,其小米的米粒比稻米小而且容易煮熟,它的貯存時間長、抵抗病蟲害的能力也很強,在種植期間並不需要特別照顧,這樣的特性相當符合台灣原住民族傳統生活,在原住民族以採集、狩獵與農耕三者併行的生活型態裡,小米始終是各個族群的主食之一,而小米在種植過程中不僅讓部落親族之間產生「輪工文化」,在收獲期間以及收獲後的小米,更創造了充滿喜悅的「分享文化」,所以他們大部分農耕禮儀也以小米為中心,小米酒與小米麻糬就是這種分享文化中具有代表性的兩種食物。在物質缺乏的年代,竹筒飯是原住民同胞為因應山地狩獵活動,所衍生出來的一種米飯烹調方式,為因地制宜,當時白米是製作竹筒飯唯一的材料,如今,竹筒飯已經成為原住民美食的代表之一。

 

  1. 布農族飲食文化

布農族的傳統主食為小米、玉米、蕃薯、芋頭等,深山的部落則以蕃薯與芋頭為主食。小米通常煮成飯,玉米則磨成粉狀,製成餅或粽食用。布農族平常只吃澱粉類食物或豆類、野菜,只有慶典時才會食用肉類。小米是布農族人賴以維生的主食,歲時祭儀亦以栽培小米的活動為中心。一年以開墾早田、播種小米為開始,以收割小米後的一連串慶祝儀式為結束。布農族人種植稗,多磨成粉,粉成紫色與小米混合後煮吃,這是布農族人喜歡的一種米食吃法。稗也可磨成粉做糕吃。甘藷、玉米和芋頭也是布農族人重要的食物之一,布農族人煮南瓜也當主食吃,他們還把南瓜的種子收集起來曬乾後,烤來剝皮殼吃裡面的仁。南瓜可以儲存數年不壞,且越陳吃起來越香。樹豆是布農族人最重要的副食,布農族人一年到頭都煮樹豆當湯佐食。這種山產「樹豆」,是一年生草木植物,春生夏長開黃花,結莢,一排豆子,黃色,如苗豆大粒子,煮豬肉排骨皆可。稻米係漢人傳入。陸到五月種,十月收割,大部供食用。日治時期,由於日本統治當局的撫番政策,將布農族自高山遷移到山谷或平原,以便於管理與統治。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,日本政府因缺軍糧而強迫當地人種植水稻,布農族人的農耕方式,由山田燒墾變為水田稻作,而且水田稻作變成主要的生產方式。因為水稻種植的步驟與時間和原來配合小米種植的歲時祭儀不合,因此,原有的歲時祭儀便已隨小米種植的停止而停止。

  1. 達悟族飲食文化

魚與芋是達悟族的主食。達悟族人吃魚可是很講究的,尤其是他們視為聖魚的飛魚,必須在特別指定的爐灶烹煮,而盛用的器具也有一定的規矩,譬如和芋頭合煮的飛魚要放在特定的容器哩,和肉合煮的飛魚也有一定的盛放容器,絕對不能混淆。他們很少吃米食,因為他們不生產稻米。

  1. 泰雅族飲食文化

烏來鄉是泰雅族山胞的主要分布地,境內多山,耕地狹小,僅佔全鄉總面積之1%,儘管如此,仍發展出獨特的飲食文化,以下列出泰雅族的特產:

甲、小米麻糬
泰雅族之小米麻糬以純手工製作,過程講究衛生和口感,風味益多樣化。麻糬以當天製作,當天吃完為原則,保持新鮮。

乙、小米酒
小米酒是原住民相當重要的飲料,小至婚喪喜慶,大至祭典活動,都少不了它。小米是原住民的重要產物,諸如小米酒、小米粥、小米飯,尤其以小米酒最為各族重視。

竹筒飯
竹筒飯依製作過程分火烤及蒸煮兩種,烏來鄉內多以蒸煮方式為主,亦有少數原住民小吃店使用火烤方式製作,別有一番風味。製作過程如下:先將糯米洗淨泡水8至10小時,再將竹節筒內外洗淨待用。糯米裝入竹節筒內,邊裝邊敲,米裝至九分滿後,竹筒內用香蕉葉封口,放入蒸鍋內或用火烤約一小時即可。